哥舒翰VS安禄山,人生轨迹大PK!

藏地读行0白发布衣  2018-11-10 02:49

本文七千字,结合新旧唐书,对比了哥舒翰和安禄山的整个人生轨迹。虽然写的比较调侃,但史料都是有依据的!

一提起哥舒翰,熟悉唐史的朋友脑中,一定会浮现出以下标签,“石堡城”、“横行青海夜带刀”。

而提到安禄山,类似的标签就变成了“安史之乱”、“胡人”、“皇帝大胖儿子”、“跟贵妃洗澡”。

同样都是胡人、同样都是节度使、同样都是异姓王,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涅?!

据说安禄山就是这么个茄子样!不过估计同样有人会疑惑,战斗力满格、血条无限的哥舒翰,怎么会打不过安禄山这死胖子呢?

今天,我就对比分析一下,看看这两位,都过一条怎样的人生轨迹吧!

要说哥舒翰的人生经历,那起点可不是一般的高,这哥们可是货真价实,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官二代、富二代。

其父哥舒道元,曾任安西都护府副都护、赤水军(今甘肃武威)使,其母尉迟氏是于阗王的公主,大富之家的生活环境,让哥舒翰自幼便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号称文武双全。

哥舒翰文化水平如何,我们后面引用了他写的诗,大家自己评判!

优裕的家庭环境是把双刃剑,既可以先人一步,也会让人迷失。至少在哥舒翰的前半生里,他纵情酒色犬马之间,似乎准备在混吃等死的溜光大道上,一路狂奔下去了。

就这么混着,一直活到了四十岁,按照古代人的平均寿命,这岁数真该混吃等死了。

结果,哥舒翰被人刺激了(“为长安尉不礼”),发愤图强毅然从军,准备干点正经事儿。

而与之相比,安禄山就惨多了,前半生基本就部屌丝奋斗史。

安禄山是混血胡人,据说爹是个康姓胡人,老妈是个突厥巫婆。

传说中,他老妈多年没生娃,便去祈祷扎荦山(突厥尊扎荦山为战斗之神)祈祷,结果很见效,呱唧生了一个儿子,故名扎荦山,就是日后的安禄山。

因此,有学者认为安禄山的父亲可能是个粟特商人,也不知怎么就一发种的,生下了安禄山。

自幼缺少管教的安禄山一直在草原野蛮生长,估计他有点语言上的天赋,长达后居然通晓六国语言,成了草原互市中的牙郎。(也叫牙侩,生意上从中撮合以获取佣金的掮客)

本来干个草原掮客太太平平过一生也挺好,可安禄山手脚不太干净,跟着别人跑去偷羊,被时任幽州长史(河北节度副使)张守珪捉住,准备乱棍打死。

安禄山挣扎中,高呼:“大夫不欲灭两蕃耶?何为打杀禄山!”

张守硅看他长得肥壮,颇有勇力便收其于帐下,令其与史思明专门干捉俘虏(捉生)的勾当。

还别说,遇到人生第一个贵人后,安禄山干的蛮出色,不但当上了副将,还第一次光荣的成了干儿子(张守硅)。

之后,二人的经历就差不多了,都深得各自领导信赖。

哥舒翰在王倕、王忠嗣、安思顺(历任河西节度使)账下时,分别在新城、苦拔海、积石军,大败吐蕃军队,杀的吐蕃望风披靡。

当老上级王忠嗣,因反对唐玄宗硬夺石堡城而获罪。哥舒翰展现了极为难得的品质,在玄宗面前声泪俱下的苦苦哀求,使王忠嗣仅以阻挠军功之罪贬为汉阳太守,苟得一条性命。

经过此事,哥舒翰的侠义不但朝中官员交口称赞,河陇边兵更是乐为之死。

随后,继任河西节度的哥舒翰走到了人生的顶点。

天宝八年(749年)六月,六万三千唐军在石堡城周边嗜血搏命,以死伤万余人的代价,硬生生的拔下了这个战略据点。

关于石堡城之战,不能简单的认为是唐蕃之间的城堡攻防战,从唐朝夺取石堡城后,只获俘四百人来看,石堡城内并没有多少守军,也不可能对唐军造成如此重大的伤亡。

这场大战,应该是以石堡城为核心的包围与反包围、突击与反突击战役的集合,这也符合新旧唐书中“吐蕃举国之守”的定义。

占据石堡城后,唐军在河西九曲之地获得了巨大的战略回转空间。在随后的洪济、大漠门等地,唐军连败吐蕃,重夺战场优势地位。

至天宝十三年(754年)时,唐蕃边境已经推进到青海湖以西。哥舒翰在新夺取的九曲之地上,设置了洮阳(今甘肃临潭西南)、浇河(今青海贵德境)二郡,成立了宛秀、神策二军。

这个神策军,就是日后被宦官控制的禁军,也是唐朝宦官能够废立皇帝的根本。

凭借在西部的赫赫之功,文艺界兴起了歌颂哥舒翰的浪潮。

最开始是署名“西鄙人”的《哥舒歌》:

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

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

高适(哥舒翰的书记)先是写了《同李员外贺哥舒大夫破九曲之作》:

遥传副丞相,昨日破西蕃。作气群山动,扬军大旆翻。

……

石城与岩险,铁骑皆云屯。长策一言决,高踪百代存。

……

而后,又用《九曲词》来了个三连击:

铁骑横行铁岭头,

西看逻逤取封侯。

青海只今将饮马,

黄河不用更防秋。

紧接着李白同志,也不甘寂寞的来了一首《述德兼陈情上哥舒大夫》:

天为国家孕英才,森森矛戟拥灵台。

浩荡深谋喷江海,纵横逸气走风雷。

丈夫立身有如此,一呼三军皆披靡。

卫青谩作大将军,白起真成一竖子。

这诗写得实在有点狗血,卫青、白起跟哥舒翰一比都成竖子了。不知道,李太白得知了哥舒翰的晚节,会不会不好意思。

这么多大咖都出手了,要是哥舒翰再不表示一下,似乎有点不够意思。他也写了一首《破阵乐》:

西戎最沐恩深,犬羊违背生心。

神将驱兵出塞,横行海畔生擒。

石堡岩高万丈,雕窠霞外千寻。

一喝尽属唐国,将知应合天心。

写的咋样的就不说了,至少能写出来,就比安禄山强,安胖子估计就是憋死,也写不出来!安禄山虽然不像哥舒翰混的名满天下,但也没闲着。甚至,他上达天听的时间还早于前者,这源于一个人想要他的小命,而另一个人想保住他。

开元二十四年(736年),奚和契丹反叛,张守珪派安禄山讨伐。结果这胖纸轻敌冒进中了埋伏,全军尽墨仅得身免。

第一任干爹张守珪不忍杀之,又不好违背军规,便使了折中之策,将其绳捆索绑押至长安请“圣意定夺”,按照古代官场的潜规则,这其实就是在暗示朝廷留他一命。

不成想,长安早就有个人惦记着安禄山,准备找个机会弄死他,这人便是时任宰相张九龄。

张九龄画像

张九龄和安禄山并没有任何私人恩怨,三年前安禄山奉命入朝奏事时,张九龄一眼便看出此人生有反骨,当时便对侍中裴光庭说;“日后乱幽州者,必是此胡人。”

这也算安禄山运气好,要是换成李林甫,安禄山早死一百次了,但张九龄是个严谨的正人君子,做事必须有理有据。

这下证据送到眼前了,张九龄焉能错失?

他在张守珪的呈文上批道:“昔穰苴诛庄贾,孙武斩宫嫔。守珪军令若行,禄山不宜免死。”

你看这就是文化人的范儿,要杀人都搞的这么文艺,四句话用了两个典故。

但呈文送到唐玄宗面前,情节却发生了反转。果不出张守珪所料,玄宗认为安禄山尚有可用之处,可以网开一面,将其降职留用。

唐玄宗

张九龄据理力争,李隆基百般劝慰。这段君臣奏对,被唐人刘肃写入了《大唐新语》中,“﹝九龄﹞因奏曰:“禄山狼子野心,而有逆相,臣请因罪戮之,冀绝后患。”

玄宗曰:“卿勿以王夷甫识石勒之意,误害忠良。”

玄宗用了“王夷甫识石勒”这个典故来说服张九龄,其实颇为不妥。石勒确实不曾叛西晋,但他是前赵的叛臣,在灭前赵后,与西晋军队大战,消耗了西晋全部主力,间接导致了西晋灭亡。

另外,玄宗这时候用这个典故,将张九龄比作王衍,也隐隐有指责其没有真凭实据信口雌黄之意。就这么着,安禄山因祸得福,不但保全了性命,还在大BOSS心里留下了印象,为他日后飞黄腾达打下了基础。

应该这么说,安禄山能被唐玄宗如此宠幸,肯定不完全是因为他长得胖,能逗乐。要是仅凭如此,他也不过就是个弄臣,如何能混成大军区的主官?

在东北边境面对契丹和奚,安禄山还是真刀真枪的拼过命的。

类似的记载也屡见于新旧唐书之中,所以说到行军打仗,安禄山还是有几把刷子的。

天宝元年(742年)安禄山官至平卢节度使,三年后,接替裴宽任范阳节度、河北采访使。天宝十年(751年),安禄山又兼任河东节度使,封东平郡王,还第二次做了干儿子(此事正史无载)。

与此相对,天宝六载(747年)哥舒翰接替王忠嗣为陇右节度使,天宝十二载(753年)接替安思顺兼任河西节度使,封西平郡王、拜太子太保。

这时的哥舒翰、安禄山都已位极人臣权倾一方,很多人都误以为哥舒翰曾做过朔方节度使。

其实并没有,这段时间里,朔方一直都是安思顺的地盘。虽然李林甫曾一度遥领朔方节度使,但在朔方军中深耕多年的安思顺依旧深敷人望,平定安史乱局的郭子仪、李光弼都是安思顺账下的大将。

这时,唐朝最有实力的边军,实际上已经分成了四大军区。

西部军区——安西、北庭坐镇西域,抵御吐蕃、突厥,拥兵四万四千;

西南军区——河西、拢右坐控九曲之地,防御吐蕃,拥兵十四万八千;

北方军区——朔方节度治灵州(今宁夏吴忠市)拱卫关中北方,防御突厥袭扰,拥兵六万四千七百;

东北军区——平卢、范阳弹压契丹、奚诸部,拥兵十二万八千九百;

(理论上河东节度也算东北军区,但安禄山只能控制其北部一隅)

除此之外,剑南节度治益州(今四川成都),拥兵三万零九百,本为防御吐蕃而设,但在“天宝战争”中,屡败于南诏国之手,基本被打残。剩下的岭南节度使治广州,只有一万五千人,在诸节度使中实力最弱。

从这个角度上说,唐朝当时军权最重的四个军头,分别是哥舒翰(河陇)、安禄山(平范)、安思顺(朔方)、封常清(安西)。

这其中,哥舒翰和安禄山封郡王(安、封始终未封王),可见玄宗心中,二人一东一西为朝廷干成。

不过,两位朝廷梁柱之间的关系可真不算和谐。

期间,安禄山还曾尝试拉拢过哥舒翰,对他说:“我父胡,母突厥,公父突厥,母胡,族类颇同,何得不相亲?”

结果哥舒翰翻着白眼,说了这么一段:“谚言:‘狐向窟嗥,不祥!以忘本也’。兄苟见亲,翰敢不尽心!”

安禄山以为哥舒翰是以“野狐(胡)之喻”来嘲讽他,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咬着槽牙对哥舒翰说:“突厥敢尔!”

旁边的高力士一看事儿要闹大,以目示意,哥舒翰假装喝醉告辞而去。

其实,哥舒翰不光看不上草根出身的安禄山,跟自己曾经的上级,安禄山的堂兄安思顺关系也很紧张。

至少在这一点上,哥舒翰是聪明的,虽然《资治通鉴》写着“上常和解之,使为兄弟”。但别忘了,您哥仨手里掌握着唐朝最能打的三个集团军,你们成了兄弟,皇帝佬该睡不着觉了。从唐朝整体的军事布局来看,西部军区的权重明显过大了。

安西、北庭、拢右、朔方、河西五大节度使,坐拥精兵二十五万余人,占全军总量的52.7%。如果再算上西南方向控制南诏、吐蕃的剑南节度使,整个西北军队数量占比超过六成。

即便吐蕃、突厥对唐朝的威胁确实很大,但有异动堪称“变起肘腋”,直接便会危及关中。但西部军势过重,也必然是朝廷需要着重考虑的问题,吕思勉先生对此的解读非常精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安禄山是唐朝用来平衡西北军权重的一颗棋子,也是唐朝对东面契丹、奚等少数民族羁縻政策的一种延续。

可能很少有人清楚,终唐一世,共有18为公主下嫁外族首领,唐玄宗时期便占到了一半(开元时期6位,天宝时期3位)。其中,下嫁奚和契丹就达到了7位。

由此可见,玄宗对于东方的游牧政权长期采取的都是羁縻政策,而对安禄山的宠幸,或许可以看成是这种羁縻政策的一种延续。

但不成想,严防死守的西北诸镇相安无事,作为棋子的安禄山反了。这才是唐玄宗在安史之乱爆发后,几近癫狂的根本原因,自以为天纵英明的他,被一个胡人胖纸耍了。

天宝十四年十一月初九日(755年12月16日),“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安禄山这死胖子反了。

随后,二人的生命轨迹开始交叉,并各自走出了一条诡异的曲线。

安禄山起兵后,进展可谓势如破竹,旧不闻战鼓之声的中原驻军望风披靡。封常清在叛军打击下三战三败,不得不和高仙芝领残军退守潼关,凭天险死守。

对此,玄宗在兴庆宫内气的蹦高,这时他想起了,久已病废在家的哥舒翰。

按说,哥舒翰和平叛应该没什么交集。这哥们天宝十四年(755年)开始,就已经不灵了。

是年二月,哥舒翰自任上入京面圣,走到土门军时,喝酒唱歌洗澡弄大发了,突然中风昏厥,落下半身不遂的毛病,回京后只能闭门不出在家休养。

当然了,如果他身体倍棒吃嘛嘛香,初次领兵平叛估计也就没封常清什么事儿,虽然高仙芝、封常清都是一时名将,但和网红哥舒翰比起来,人气指数得差几个数量级。

玄宗所以会启用病废在家的哥舒翰,不过是对封、高二人连战连败怒不可遏,已起了杀心。但手中实在无人可用,不得不借助哥舒翰的赫赫威名震慑诸军而已。但可惜,这时的哥舒翰,已不再是“横行青海夜带刀”的那个哥舒翰了。

他的人生开始呈现断崖式的跳水轨迹,有点像某朝的股市。

最搞的是,您一个胡人边将,领兵打仗是您的本职,把这事儿研究明白,自然可以平步青云,就像您十几年来的经历一样。

可哥舒翰来到潼关后,军队带的乱七八糟不说,还脑袋一抽,玩儿起了危险的政治游戏。

他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公报私仇,找人伪造了一封安禄山写给安思顺的信,构陷安思顺谋反。

要说安思顺也是够倒霉的,一辈子对大唐忠心耿耿,结果摊上了这么一个堂弟。虽然他屡次上奏告诫朝廷,安禄山有谋逆之心,但哥舒翰的这一击要了他的性命。

这下,前来潼关助拳的朔方军不干了。作为唐朝最有战斗力的一军,朔方军的大将郭子仪、李光弼、仆固怀恩还在敌后跟叛军玩命,结果前任朔方节度使含冤被杀。

而后,哥舒翰又开始和权相杨国忠内心眼,夺了心腹的兵权还斩将立威。这下,唐朝最重要的将相间各怀心腹,斗的一包欢乐。

之后,玄宗在杨国忠的撺掇下,一日三使逼哥舒翰领杂兵出关野战。无奈下,天宝十五年(756年)六月四日,哥舒翰嚎啕大哭着带兵出了潼关。

灵宝之战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哥舒翰驭下的十几万唐军惨败,无数人坠入黄河淹毙,活着逃回的只有八千余人。

这下,网红人设崩塌,再也没有水军发帖助威了。现实主义诗人杜甫则给了他一记重拳,他在《潼关吏》里写道:

哀哉桃林战,

百万化为鱼。

请嘱防关将,

慎勿学哥舒。这就完了吗?别着急,哥舒翰还没跌到谷底呢!

在逃回潼关的路上,哥舒翰本欲整军再战,他最信任的胡将火拔归仁,对他说:“您都混成这样了,丧师辱国,回去还有好?不如我们别寻他途吧?”

这时,哥舒翰还想跟手下瞪眼睛,结果火拔归仁哥几个七手八脚把他绑在马上,投降了安禄山手下大将崔乾佑。

注意,灵宝之战安禄山根本就没出手,都是手下将领干的。那这时候,安禄山干嘛呢?

这胖纸几个月前,已在东都洛阳称帝,国号大燕,年号叫圣武,三宫六院、大封群臣,日子过得正美。

当他在洛阳宫廷见到哥舒翰,胖子嘿嘿狞笑,神气活现的对他说道:“ 汝常易我(看不起我),今何如? ”

哥舒翰这只斗败了的鸳鸯,只能垂头低言的说道:“肉眼不识陛下,遂至于此。陛下为拨乱主,今天下未平,李光弼在土门,来填在河南,鲁炅在南阳,但留臣,臣以尺书招之,不日平矣。”

安禄山一听也是啊,李光弼几个都曾是哥舒翰账下之将,如果真能来降也省去很多手脚。

还别说,李光弼真回信了!信中他恭敬的问候了老上级,“你丫怎么不去死?!”

到此时,哥舒翰总算是触底了,但反弹就甭想了,就等什么时候退市了。结果,哥舒翰还在底部盘整,安禄山先退市了。

安禄山起兵之前身体就不算太好,胖子嘛!有点高血压、糖尿病啥的也算正常,起兵后心情跌宕起伏,让他的身体状况迅速恶化,全身生出疮疖。

这让他的心情愈发狂躁,动辄鞭打大臣近侍,谋臣严庄和安庆绪一合计,干脆弄死丫算了。

唐肃宗至德二年(757年)正月初一,安禄山被人用刀在大肚子上一顿乱捅,结束了从屌丝到重臣,到叛将,再到皇帝的诡异人生。

不知道,安禄山被捅了,哥舒翰有没有喝点。不过,他的人生也快走到头了。

是年九月二十七日,唐朝整合了朔方军、安西佰刀军和回纥骑兵,在郭子仪的带领下,大败叛军于香积寺(今陕西西安南),歼敌六万余人,次日克复长安。

而后十月间,又连败叛军收复洛阳、河阳(今河南孟县南)、河内(今河南沁阳)、陈留(今河南开封)等地。

安庆绪见势不妙,逃出洛阳,奔至邺城(今河南安阳北)固守。临行前,将包括哥舒翰在内的三十多名被俘唐将尽数斩杀。所幸是在唐朝,还算够意思,追赠其为太尉,谥“武愍”。

至此,哥舒翰的人生大幕落下。纵观其一生,从富家子弟,到毅然从军,再到战功赫赫名满天下,最后兵败投降为众人唾骂,可谓高开高走,崩盘退市。时耶?命耶?运耶?势耶?渔樵煮酒,几度夕阳,长江逝水,转头皆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