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玉林一交警离世捐出遗体和眼角膜 遗言:来生我还要做人民警察

广西交警  2019-01-20 00:33

1月5日晚上7点30分,44岁的蒋建东永远闭上了眼睛,按照他的遗愿,其眼角膜随即被摘取出来,捐赠给需要的人,遗体则捐赠给广西医科大做医学研究,蒋建东以这样一种方式延续着生命的价值。

蒋建东是北流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第三中队的中队长,从警24年,蒋建东一直爱岗敬业、任劳任怨。2017年4月,蒋建东被查出患有恶性肿瘤后,一直与病魔顽强抗争。在确诊为癌症晚期,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时候,蒋建东心里想的仍然是党和人民,他靠着生命中最后一点力气,缴交了因在外地治病拖欠的党费,签下了捐献遗体和眼角膜的志愿书,用一生铸写了党魂和奉献。

感人|玉林一交警离世捐出遗体和眼角膜 遗言:来生我还要做人民警察

感人|玉林一交警离世捐出遗体和眼角膜 遗言:来生我还要做人民警察

敬业:“我要么在事故现场,要么在等待出发”

蒋建东1.83米的个头,高大健实,自1994年加入交警队伍后,无论在哪个岗位,他始终坚持“求真务实,依法办事”的原则, 兢兢业业、不知疲倦,在领导和同事们的心目中,就是一头活脱脱的“老黄牛”。

在24年的交通警察生涯中,蒋建东在事故处理岗位就待了22年。事故中队是交管大队中工作强度最大、考量法律法规最严谨的中队。在北流工作的十多年中,蒋建东的足迹遍布了北流22个乡镇大大小小上千条的道路上。蒋建东办案的特点就是“快、准、好”,为了让手头的案子尽快出责任认定,蒋建东利用住在大队宿舍的便捷条件,每天几乎除了吃饭睡觉,都在办公室处理案件,他手头的案子出认定从来不超过三天。妻子有时候煮好饭菜,叫了几次都不见蒋建东回来吃饭,会时不时抱怨:“用得着那么急吗?缓一两天人家也理解。”每当听到这样的话蒋建东都会严肃地说:“办事必须依法依规,法律规定简易事故出事故责任认定不能超过三天,超过三天就是违法。不是简易事故的也要尽快办理,让事故受害方早日拿到赔偿依据,这也是给他们最好的安慰。”

蒋建东不会电脑打字,为了适应时代的需要,他特地找来一块手写板,用电脑笔在手写板上将一个一个字写进电脑,而这比普通打字要多花费5倍的时间。为了赶上进度,蒋建东就自主加班,每到晚上,蒋建东办公室的灯都是亮的,同事们笑他点的是“长明灯”,因为每次都加班到深夜,很少有同事看到过他熄灯。

感人|玉林一交警离世捐出遗体和眼角膜 遗言:来生我还要做人民警察

(蒋建东查酒驾)

在妻子的眼里,丈夫的工作从来没有上班和下班的区分,回家也是随时备战的状态。只要是工作需要,一个电话丈夫都会一转身不见了,“嫁给他除了支持别无选择”妻子有点无奈地说。妻子的理解与支持也成就了蒋建东全心全意扑在工作上,“我要么在事故现场,要么在等待出发”成为了蒋建东骄傲的心里话。

蒋建东几近苛刻要求自己,但对待同事却一点都不苛刻。每当看到有同事在大队加班过了饭点,他就会打电话给妻子,让妻子多备些饭菜,招呼加班的同事到家里吃顿热饭。逢年过节,大队都要备勤,许多住在宿舍的年轻民警都不能回家,蒋建东都会招呼这些没成家的小伙子到家里吃顿团圆饭,不让他们那么孤单。所以,大家都亲切地称呼他为“蒋大哥”。

廉洁:“违规收红包就是背离根本,一次都会毁了自己”

蒋建东在工作中一直信奉秉公执法、廉洁奉公,先后三次拒收红包,总数两万多元。

感人|玉林一交警离世捐出遗体和眼角膜 遗言:来生我还要做人民警察

(蒋建东将1万元红包交到办公室)

2015年9月,北流市发生一起小车刮碰电动三轮车的交通事故,造成三轮车驾驶员当场死亡,小车肇事逃逸。事故发生当天刚好是蒋建东值班,蒋建东带领值班民警在案发4小时后就成功锁定肇事车辆。当蒋建东对肇事司机的父亲苏某询问时,苏某知道儿子肇事逃逸的严重性后,请求办案民警网开一面,并将1万元红包硬塞到蒋建东手中,被蒋建东当场拒收。蒋建东告诉苏某,劝儿子早日投案自首才是唯一出路。苏某不甘心,临走时悄悄将1万元红包塞进蒋建东的办公桌抽屉里。蒋建东发现后,马上上交大队办公室处理,同时与苏某联系,要求其取回红包,并对他的行为给予严厉批评。被深刻批评教育的苏某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收回红包的同时也积极劝说儿子主动投案。在多重压力下,苏某的儿子很快便归案了。

乐观:“病痛来了,躲不过就坦然面对”

2016年,蒋建东以其出色的工作能力被调任交管大队第三中队任中队长。第三中队虽然地处北流民安镇,但是业务范围包括了周边几个镇大大小小各类路面交通事务,工作更繁杂。

12月底,蒋建东在上班时和同事一起把一辆暂扣的摩托车推下警车,一不小心,摩托车敲到了蒋建东的左边锁骨位置,蒋建东只觉得一阵剧痛传遍了身体。到医院检查后,医生告诉蒋建东作左边的锁骨已经被拉断,要求蒋建东在家里静养一段时间。

2017年的春运来得特别的早,休息了十多天,蒋建东就待不住了,坚持要回岗位上班。妻子劝他:“再休息多几天吧,你现在手也不方便,回去也不能做什么。”但蒋建东非常坚定地说:“中队民警本身就少,春运更是工作多,靠几个民警轮班太辛苦了,我回去至少能让他们轮流休息下。”然后不顾妻子阻拦,毅然回到了中队。

随着时间的推移,蒋建东锁骨拉断的位置渐渐肿起了一个小包块,妻子知道后劝蒋建东再去医院检查,蒋建东觉得妻子太多心了。由于蒋建东和妻子是两地分居,周末才能相聚,妻子经常打电话来苦口婆心地劝说,电话接多了,蒋建东也觉得妻子杞人忧天顾虑过多。于是两人经常为这事在电话中争吵,再后来蒋建东索性看到妻子的电话干脆不接听,这让妻子很无奈。

春节假期,赶到蒋建东身边的妻子发现当初的小包块大了很多,妻子很担心又是一阵软磨硬泡。看到妻子那么坚定蒋建东答应等春运过后工作没那么多了再到医院检查。

结果春运过后又是清明,蒋建东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但是小包块已经越来越大,在博白工作的妻子不断电话催促,4月的一天晚上两人谈不拢还大吵了一架,蒋建东就是觉得没必要去医院。

妻子对蒋建东的牛脾气很了解,挂了电话后,她觉得再这样拖下去绝对不是办法,必须要找救兵劝说。妻子想到了在骨科医院做医生的同学,于是请求同学去劝说丈夫到医院检查。通过同学长时间的劝说,蒋建东终于答应第二天到医院进行检查。

然而检查结果出乎大家的意料,蒋建东锁骨位置的包块已经形成了恶性肿瘤,后经广西医科大确诊,蒋建东身上的恶性肿瘤是骨肉瘤,必须马上进行手术。手术后的蒋建东开始接受化疗,在广西医科大附属医院住院的蒋建东每天都看着病房和走廊里来来往往的癌症病人,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他和身边妻子说:“如果有一天我不行了,就把遗体捐献出来做科学研究,看能不能从我身上找到新的抗癌药物。”妻子听到后笑了一下,并没有放在心上。

2017年9月,蒋建东由于血小板太低无法继续化疗,于是转入玉林市第一人民医院。为了抬升血小板数量,医生为蒋建东选用了进口靶向药。面对昂贵的医疗费用,蒋建东再一次冒出过世后捐献遗体供给科研的想法,希望中国早日研究出新的抗癌药物,不再依赖昂贵的进口药,让有癌症的普通老百姓都能看得起病。

2018年2月,蒋建东的血小板数量开始出现缓慢的回升。同年10月,蒋建东在妻子的陪同下再次来到广西医科大接受化疗。“与其悲观失望,不如顽强抗争,”面对病魔蒋建东一直以积极乐观的心态来面对,无论病痛怎么折磨,也没有人见他喊过一声疼,掉过一滴泪。然而长期的化疗严重影响了蒋建东的身体机能,让这个1.83 米大个子体重从原来的195斤锐减到了不足110斤,身体也越来越弱。12月28日,主治医生找来了蒋建东的妻子,郑重地告诉她,蒋建东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肺部,目前没有有效办法,让家属做好思想准备。

这消息对于妻子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看着乐观坚定的丈夫妻子心如刀绞,实在不忍心把这个消息告诉他。在丈夫面前,妻子尽量保持轻松心态,但转过身就忍不住偷偷掉眼泪。蒋建东渐渐感受到了妻子的变化,预感到了最坏的结果,他反而安慰妻子说:“没关系的,实在躲不过我们就坦然面对吧。”

临终:“我是党员,没有理由不交党费”

“忠诚于党,是我一生无悔的信仰”,在近两年的治病期间,还有一件事情让蒋建东一直耿耿于怀,那就是及时缴交党费。看着自己每况愈下的身体,蒋建东意识到时日不多了,自己可能不能亲自上缴党费,于是他叮嘱妻子,在他过世后一定要去帮他交清拖欠的党费,“我是共产党员,缴交党费是我的义务,我不能离开人间还带着这点遗憾。”2019年1月3日,北流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的领导知道了蒋建东的这个心愿很受感动,1月4日,大队领导带着办公室人员和缴费手续来到蒋建东的病房,对蒋建东进行亲切的慰问,鼓励蒋建东勇敢和病魔斗争,争取早日康复回到工作岗位上。在病房里,蒋建东带着氧气罩,忍着身体的疼痛吃力地坐起来,亲手把一年的党费交到登记人员手里,他执着的举动让在场的所有人为之动容。

感人|玉林一交警离世捐出遗体和眼角膜 遗言:来生我还要做人民警察

(蒋建东病房内交完党费)

当蒋建东用双手接过2019年党费证的红本本的时候,欣慰的笑了,这是他对自己党员身份的一项承诺、一份约定和一种责任也是一位共产党员对初心的坚守。

奉献:“捐献遗体眼角膜是我能做的最后一点贡献”

自从蒋建东与癌症病魔斗争时开始,就深知求医路上的艰辛。每次到医院他都会和妻子说,要把自己的遗体捐献出来供医学研究,希望中国的医学界能早日研制出有效、廉价的抗癌药物,让每一个有需要的癌症家庭都能看得上病、用得起药,这也是自己作为党员,能为党和人民做的最后一点贡献。刚开始说的时候,妻子都不以为然,可是说的次数多了,妻子意识到这是丈夫坚定的想法。2018年12月30日,蒋建东病情突然恶化,弥留之际,蒋建东再一次向妻子表达了捐献遗体的强烈愿望,要求妻子立刻联系主治医生。了解到蒋建东心愿的院方第一时间与玉林市红十字会取得联系。2019年1月5日,蒋建东陷入了昏迷。晚上7点30分,坚强乐观的蒋建东最终没有挺过来,永远告别了他挚爱的警察事业。当晚,接到消息的北流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的领导和同事们自发地赶上来和蒋建东告别。“兄弟,一路走好!”在病房里简单的告别仪式上,蒋建东生前的领导和同事齐声高喊,以这样一种悲壮的方式送自己的战友最后一程。

“圭水撕心行人垂泪,抱拳恭送好交警天堂赴任;容山挂幛道路流殇,警魂碧血蒋建东铜州留名。”有同事当即做了一首小诗寄托对蒋建东的无限哀思,也表达了对蒋建东捐献眼角膜和遗体义举的感动与钦佩。

晚上10点30分,遵照蒋建东的遗愿,眼角膜被摘取出来,很快会移植给有需要的人。凌晨3点30分,广西医科大的冷冻车赶到,医务人员对蒋建东的遗体深鞠躬后,将遗体送上了冷冻车运往广西医科大做医学科研。

感人|玉林一交警离世捐出遗体和眼角膜 遗言:来生我还要做人民警察

(战友与蒋建东告别)

约定:“这身警服我还没穿够,来生还要做警察”

蒋建东生前对警察职业的热爱让所有人钦佩,他常说:“我就是喜欢做警察,喜欢上就是一辈子的事,我会不遗余力地去爱,这个没法动摇。”在蒋建东的心里,警察代表着正义,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必须闪耀着正能量。蒋建东是这样想的,也经常用这个标准去衡量自己的所作所为。即使病痛缠身这两年,蒋建东也时刻不忘自己是一名人民交通警察,只要身体的疼痛稍微缓和,蒋建东就会打开手机查阅单位的动态以及相关的新闻资讯,“未来的社会一定是全智能的社会,包括道路交通环境。每一辆车、每一条道路、每一个路口都会有大数据分析,并做到数据共享,这样就能让驾驶人和交警对路面的交通变化有提前预知和预判,从而提前介入,及时调整车流人流、改善交通秩序,保持畅通的交通环境,避免事故的发生,让每一个人都能真正做到‘高高兴兴出门、平平安安回家’”。

无情的病魔并没有给这位人民的好警察网开一面,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蒋建东表达了对警察职业的千万不舍,“我才40多岁,这身警服本来还可以再穿二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可是现在就要匆匆走了,很舍不得啊。”于是,蒋建东与来生做了郑重的约定,“此生最荣幸的莫过于做了一名人民警察,来生我一定还要做人民警察!”

_END_

值班主任:广西新闻网 罗莎

值班编辑:广西新闻网 王珏

资料来源:玉林交警